《恨嫁危情撒旦》主角凤千乔子免费试读免费阅读_36小说网

恨嫁危情撒旦

恨嫁危情撒旦 连载中

恨嫁危情撒旦

时间:2020-08-10 13:30:56 分类:都市 来源:微小宝 作者:奇葩果果 主角:凤千乔子

完结小说《恨嫁危情撒旦》是奇葩果果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凤千乔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女人,说,这孩子是谁的‘种’!”恶魔总裁将女人压制身下逼问,明明六年前,他狠心灌药,孩子胎死腹中!但眼前这缩小版的自己,是哪里来的生物?!某宝宝不屑撇嘴:先生,相貌相似那叫撞脸,年龄符合那叫巧合,您也别弄DNA配对,因为我爹地,现在......

精彩章节试读:

“是谁给你的权力?嗯?” 他有力的大手捏紧了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看着自己,危险的眸子闪烁着愤怒的火焰紧紧的盯着她。

  乔子萱害怕的眼神有些闪躲,她当然不会告诉他,张婶受不了她的苦苦哀求才会放她出去:“是我自己……偷偷跑出去的。”

  “是谁让你去见赵中泽的?”凤千枭手上的力度猛然收紧,疼的乔子萱痛呼了一声,眼中已经蓄满了泪水。

  “是我自己”乔子萱强忍着下巴上的疼痛艰难的说道,她才一开口,眼泪就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呵……”凤千枭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我的小宠物似乎越来越不听话了,你说怎么办呢?”

  他说的看似风轻云淡,但是其中蕴含的威胁却是让乔子萱更加的心惊胆战,她颤抖着,如翼的睫毛上沾满了水珠:“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了,求你帮帮他!”

  “帮他?”凤千枭挑了挑眉:“知道我为什么撤回资金吗?”

  还没等乔子萱开口,他便接着说道:“因为你的求情!如果你不求情我是不会撤回那笔资金的,所以这一切都是你的过错!乔子萱!”

  他每说一个字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刃在她胸口上划下一道,胸口那处的疼痛已经疼的她喘不动气来了,她绝望的看着凤千枭,怎么也想不到竟是因为自己的求情就抹杀了赵中泽唯一可以东山再起的机会!

  是她的错,一切都是她的过错,她以为自己帮着求情会让凤千枭收回撤出资金的念头,却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多话让赵中泽又陷入了绝境。

  “我……”乔子萱泣不成声,她樱色的唇就像是凋零的花瓣一样无助的颤抖着, 她微微仰头,刘海斜向一边露出她红肿的额头,以及那道不甚清楚的伤疤。

  凤千枭忽然觉得那道伤疤有些刺眼,让他想起了那日在手术室里她满脸是血的画面。

  心中似乎闪过一抹异样的情绪,还没等他抓住便已经不见了。

  “如果,再有下次我绝对不会是撤回资金这么简单!”松开大手,凤千枭直起身子,冰寒的眸淡淡的扫了一眼目光呆滞的她,他到底要看看赵中泽在她心中是什么分量。

  他倒要知道乔子萱这个淫-荡的女人和几个男人有关系!

  他的宠物沾上的别的味道,他要一点一点的清洗干净,就算不要,这只宠物也绝对不能属于任何人!

  凤千枭的离开带走了一室的温度,余下的只有无尽的冰冷,乔子萱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将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细小破碎的哭泣声缓缓的传出。

  她该怎么办?她为什么这么无用?为什么总是把事情搞砸?

  “你说什么?”与其同时一辆黑色的轿车里,君可可尖锐的声音真的她旁边的那人耳朵隐隐生疼:“凤千枭去见了乔子萱?”

  “照片不都在这里了”周记者猥琐的笑了一声:“我可是一点细节都没有错过,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放心,不会少了你的!”君可可捏紧了手中的相片,直到相片在她手中变了形,她没想到凤千枭那么匆匆的离去是为了乔子萱。

  乔子萱!一想到这个名字君可可就恨不得让她即刻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她以为只要赶她离开就行,现在看来要让他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她才能安心,凤千枭才会属于她一个人!

  匆匆赶回别墅,君可可发现凤千枭并不在家里, 一进屋看到正在忙碌着的张婶,她走过去,内心的焦急让她忘记了表面上的礼貌:“乔子萱呢?”

  似乎没想到那个印象中总是有礼貌的女孩子会用这么漫不经心的态度说话,张婶先是楞了一下,随即说道:“乔小姐在楼上。”

  张婶话音刚落,君可可已经转身上楼,那气势汹汹的模样,看的张婶忍不住拧紧了眉头,她还是打个电话给少爷吧,万一再出了什么事那就不好了。

  君可可直奔上楼,直接去了凤千枭的房间,推门进去果然看到乔子萱躺在凤千枭的床上,那张床他们昨夜还在上面翻云覆雨,此时被自己记恨着的女人躺着,君可可内心的怒火顿时窜上了头顶。

  她强压下心中的怒火, 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乔子萱双目紧闭呼吸均匀,一看便知是睡熟了,她的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看起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君可可真想用自己尖利的指甲,划花乔子萱那张和自己极为相似的脸,但是她现在不能,她要让乔子萱彻底的消失,就要隐忍。

  似乎察觉到那股令人不舒服的实现,乔子萱的眉头不安的紧了紧,缓缓的睁开了那双堪比皎月的双眸,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模糊的身影站在床头。

  她吓的“啊”了一声,迅速的从床上坐起,待看清那人是谁时,她脸上露出一个苍白虚弱的笑来:“可可,你怎么站在这里?”

  “大嫂,那份文件真的不是你动的吗?”君可可作为一个完美的演员,在适当的时刻,她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拿捏的恰到好处。

  乔子萱一下子清醒了起来,她看着君可可,无力的辩白:“可可,你明明知道我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机会,也没有动手的动机,为什么你们都不肯相信我呢?”

  “不是我们不相信你,而是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你,大嫂如果真的是你做的你就要承认,否则连我哥哥都保不了你”君可可微微倾身,伸手抓住了乔子萱冒着冷汗的手。

  “可是我真的没做……”乔子萱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可可,你能证明我的清白,那份文件的的确确……”

  乔子萱还没有说完,就被君可可急急打断:“那份文件最大的过错在于你对不对?我也只是好意,大嫂难道在怀疑我吗?作为君家的大小姐,我又有什么这么做的理由呢? 还是说大嫂觉得我这么做是错的?如果大嫂真的这么认为就打我吧,不管你怎么对我,只要大嫂和哥哥好好的那就好了。”

  说着,君可可真的拽着乔子萱的手往自己脸上扇去,她的力气很大,猝不及防的乔子萱整个人都被她拉了过去,而那一巴掌也狠狠的扇在了君可可的脸上。

  伴随着那“啪……”的一声,凤千枭降到冰点的愤怒声音也在这空荡的卧室里响了起来:“乔子萱!你在干什么!”

  凤千枭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乔子萱动手的画面,他大步走到捂着脸满眼泪水坐在地上的君可可面前,小心的把她扶了起来。

  在看到她脸上那清晰的五个手指印时,凤千枭转过头,吃人的目光落在了乔子萱惊慌的脸上。

  被凤千枭这么一看,乔子萱焦急的张嘴欲要解释,可是话到了嘴边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她难道要说是君可可拉着她的手,让她打的吗?这样的话谁会信?说出去不过是狡辩而已。

  “千枭,不是大嫂,是我自己”捂着被打的脸,君可可泪如雨下,她故意把话说的模棱两可就是为了让凤千枭误会。

  “你别替她说话,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凤千枭松开君可可,大步走到床边,他冷声笑着,黝黑的眸子里没有一丝的温度:“乔子萱,你真是越来越能耐了!还是从一开始我就没有读懂你!”

  凤千枭丝毫不掩饰对乔子萱的厌恶,乔子萱心中一痛,泪水从眼中滑落下来,流入她张开的唇瓣中,苦涩的厉害。

  君可可站在凤千枭身后,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她摸着自己疼痛的脸颊,丝毫不在意是否影响自己的美观,只要能让凤千枭对乔子萱产生厌恶,她做这么点牺牲又算的了什么呢?

  全都不相信她,全都认为是她的错,乔子萱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被所有的人误会的感觉原来这么痛苦。

  “滚出去!”凤千枭转过头,不去看满脸泪水的她,而是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千枭,大嫂她……”君可可看似要开口求情,在说了一半看到凤千枭投来的冰冷视线时,她很是适时的打住,并低下头,看起来很是娇弱的模样。

  乔子萱死死的咬紧了下唇,从床上起身,带着满身的疮痍摇摇欲坠的离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乔子萱关上房门失声痛哭出来,就像是个无助的孩子一样哭的令人心疼,她渴望得到亲情,渴望得到友情,渴望得到爱情,可是这三样东西好像已经抛弃了她,她永远都碰不到摸不着。

  自从十岁那年父母双双自杀她就沦为了孤儿,看到别的孩子在父母的怀抱中幸福的样子她也会羡慕。

  她是个女人,也会想要在难过的时候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可以温柔的告诉她什么都不用怕,天塌了还有他顶着。

  她也希望能有个好朋友,无话不谈,自己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都可以和她倾诉,而不是自己一个人郁闷的憋在心里。

  只是,这些……现在全都变成了奢望,一个遥不可及的奢望。

  她大哭着,发泄自己内心的不满委屈悲伤,就在这时她的肚子忽然像是被什么踢了一下,她的哭声戛然而止,却还是不停的小声抽泣着,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肚子。

  肚子里忽然又动了一下。

  乔子萱突然笑了起来,她摸着自己的肚子不知是难过还是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笑够了她站起身走到窗边,此时外面天色渐黑,站在窗口她只能看到远处无边无际的黑暗,听着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她的唇角绽放出一抹苍白却比太阳还要明亮的笑容。

  她的孩子,她要好好保护,因为他是这个世界上她唯一的亲人!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为了他,她可以忍,可以承受一切,哪怕是拼了性命她也要护他周全。

  是夜,她起身去客厅喝水,路过他们房间的时候,乔子萱听着里面传来的那阵令她心脏滴血的声音,握紧了拳却是头也不回的下了楼。

  为了孩子她不可以软弱,更不能退缩!今天的第一次胎动让她彻彻底底的感受到了肚子里小生命的存在,都说母爱伟大,作为一个母亲乔子萱何尝不是那种为了孩子什么都可以付出的人。

  她虽然胆小懦弱自卑,但是她能坚持,她执着!只要是她坚持的东西执着的东西,她就会一直走下去,哪怕这条道路上布满荆棘,她都不会害怕的往前走。

  坐在楼下的沙发上,她喝着水,听着那阵声音一波接着一波的传来,她冷静的有些不正常,放在肚子上的另一只手却是温柔的抚摸着里面的那个小生命,这就是她的勇气源头。

  客厅里的灯忽然亮了起来,乍一见到光亮乔子萱有些不适应,忍不住眯了眼睛抬起手挡在眼前,耳边传来张婶惊惶未定的声音:“你怎么坐在这里?吓我一跳!”

  乌漆抹黑的她隐约看到沙发上有个人影,还以为是进来了小偷,没想到竟然是乔子萱。放下手里的拖把,张婶走到乔子萱身边坐下:“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下来喝点水,你怎么也没睡张婶?”乔子萱有礼貌的笑笑,把手中的杯子放在了茶几上,同时不着痕迹的把放在肚子上的手移开,并微微坐直了身体,用宽大的睡衣遮盖住她已经隆起的肚子。

  “我也是半夜口渴起来喝水,没想到沙发上会有人我还以为是进来小偷了”张婶笑了笑,在听到楼上传来的声音时,她脸上的笑容明显的僵了一下,扭头去看乔子萱,见她一脸平静,张婶的心里颇不是滋味。

  如果乔子萱若是哭泣她还觉得好点,现在她却平静的有些不正常,她看得出来这个孩子喜欢他们家少爷,只是神女有梦襄王无心,感情的事情是最不能勉强的。

  “那……没什么事我先上楼休息了,张婶你也早点休息,晚安!”乔子萱从沙发上起身,她看不了张婶对她投来的满是同情的视线,那只会让她心里更加难过,所以她选择了逃离。

  她离去时的脚步明显有些凌乱,整个人也像是身后有什么追赶一样,不消片刻她就已经消失在了楼梯的拐角处,张婶看着她消失的背影长长的叹了口气。

  翌日,阳光依旧明媚,乔子萱如往常一样醒的很早,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摸放在床头的手机。

  咦?谁这么早给她发信息?

  她打开信息一看竟然是君默然发来的,时间是凌晨两点多。看到那个时间乔子萱心中 咯噔一跳,那么晚君默然怎么还没睡觉?

  “子萱,如果你明天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相信那件事情不是你做的!”

  君默然发这条信息也是犹豫了许久,他知道自己应该坚定自己的心认为乔子萱是清白的,但是今天慕青的一句话让他的意志有所动摇。

  慕青说:“如果真的不是总经理夫人做的,那么这个时候她应该出现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不是不见了踪影!”

  出现在君默然的面前?看完这条信息乔子萱的心情忽然沉重了起来,她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但是凤千枭是不会允许她出去的,想到她出去的后果,乔子萱忽然陷入了两难之地。

  出还是不出?

  出去,能够证明的是自己的清白,但是以凤千枭今天那个态度来看,如果她再次出去恐怕后果会不堪设想,她自己倒是不怕,就是怕连累了别人。

  不出?难道真的要让所有的人都误会着自己吗?

  乔子萱做饭的时候明显的心不在焉,张婶唯恐上次的事情发生,一直不敢懈怠的紧盯着,这让乔子萱很是不好意思。

  君可可下楼的时候,脸上有掩饰不住的甜蜜,只不过那张俏丽的小脸上 ,五根手指印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张婶一愣,忍不住问道:“君小姐这脸是怎么了?”

  闻言,乔子萱的身子猛地僵了一下,她抬头看向君可可,见君可可向她看来,她神色慌乱的移开视线,虽然她不是故意的,但那一巴掌确确实实是她打的。

  只是,她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君可可本身皮肤就细腻,这五根手指印红彤彤的印在上面,看起来更加的触目惊心。

  君可可欲言又止的咬了咬下唇,胆怯的目光看向乔子萱,她的声音细如蚊声却又字字清晰足可以让人听的很清楚:“乔小姐不是故意的!”

  她故意没有拆穿乔子萱的身份,就是为了让乔子萱被大家孤立,若是让那些女人知道了乔子萱是她的大嫂,还指不定怎么巴结呢。

  这话听在乔子萱的耳朵里倒是没有什么,她倒真不是故意的,当时也是无心之失,现在 听君可可解释,她心中涌过一股热流。

  然而这话听在张婶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打死她她都不相信乔子萱会扇君可可嘴巴子,再看乔子萱那什么都不知道还以为人家是帮她说话的傻样,张婶忽然觉得这个君可可心计很深沉。

  “等会我拿点冰给君小姐敷一下”张婶客气的笑了一声,冲乔子萱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跟着自己去厨房。

  乔子萱不明所以的跟了上去,刚一到厨房,张婶就一脸严肃的压低了声音问道:“真是你打的她?”

  “我……”乔子萱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她局促的垂下头道:“我不是故意的张婶,我从没有想过要打她。”

  关键是让你打你敢打吗?这句话张婶没有说出口,而是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以后小心一点,别轻易相信别人!”

  “可是……”乔子萱犹豫的说道:“她那个人挺好的啊!”

  这下张婶更恨铁不成钢了,她都这么指明了这个笨姑娘还不明白,但也正是这种单纯的心思自己才欣赏的不是么?如今这个社会还有几个像她这样纯洁单纯的女孩子:“总之你以后给我小心她就对了,你别怪张婶没有提醒你,那姑娘可不是个善茬子。”

  乔子萱再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凤千枭已经坐在了桌前,他正往君可可碗里夹着菜,冰冷俊眉的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金色的光晕透过窗户打到他的身上,他优雅高贵浑身散发的气质的就像是故事中走出来的王者一般。

  然而,当那个王者抬起头来看到乔子萱的一刹那,脸上的那丝笑容瞬间不见,墨黑的眸底冰冷一片,带着冷漠以及浅浅的嘲讽,他的声音就像是一条直线般没有丝毫的起伏,也正是这样才会让人觉得冷漠。

  “张婶,以后家里的事情都交给乔子萱做,你亲自监督,不准任何人帮忙!”

  说完,凤千枭也不管乔子萱是何表情,而是用餐巾纸优雅的擦了擦唇,站起身来道:“可可,今天公司有事,我先去上班。”

  乔子萱站在厨房门口,宛如一座雕塑一动不动,只有含泪的双眼一直跟着凤千枭的身影移动,她的手里端着的是他最喜欢喝的粥,是她今天早上特意单独熬的,那一度传出来的香味让张婶都馋的流口水。

  而现在,就算这粥再香也没有了留下来的意义。

  君可可目送着凤千枭离去,待不见了他的影子,她收回一脸的假笑目光冷漠的看向乔子萱:“乔小姐,过来一起吃早餐吧!”

  乔子萱轻轻的摇了摇头,刚才凤千枭已经说的很明白,之后她只是这里的一个佣人,佣人怎么能和主人在一起吃饭呢?

  “谢谢你帮我说话,只是我……”,乔子萱顿了顿,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佣人那两个字就像是鱼刺一样卡在了嗓子眼里,怎么也说不出口。

  “大嫂”,见四下无人君可可叫了乔子萱一声,:“既然你是千枭的养女他怎么还这么对你?千枭他不是这样的人啊,他明明很温柔。”

  君可可露出一副怎么也不敢相信的样子,然而却正是她那无辜的表情惊讶的语气狠狠的刺痛了乔子萱的心。

  她垂下头,厚重的刘海遮住了她慌乱的眼,她巴掌大的小脸隐藏在垂散着的头发下面,似乎只有这样她才会有一点点的安全感。

  她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死死的咬紧了下唇,一张小脸惨白无色,她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动了动唇,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

  君可可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的神色,却是缓缓的勾起红唇,轻启朱唇,柔美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让人不宜察觉的轻蔑:“大嫂你怎么不说话呀?是不是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吸了吸鼻子,乔子萱将即将涌出眼眶的泪水收了回去,她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没有,你先吃吧,我去忙了”。

  说罢,她迅速的转身,狼狈的逃离,她怕自己再多呆一分钟会忍不住在君可可面前哭出来。

  君可可看着她狼狈逃离的身影,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种女人活该被欺负,看着她懦弱的样子,真是解气。

  不过这样也好,或许正是她这种懦弱的性格,她才能任意欺负,这种女人不是善良不是圣母而是愚蠢!

  逃回到厨房里,乔子萱眼中隐忍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划过她清丽的脸颊滴落在她淡青色的衣服上,她死死的压抑住自己情绪,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可越是这样,她的心里就越难过。

相关内容推荐:

胡为民

编辑胡为民点评:

《恨嫁危情撒旦》不错,劳心费力的创作,让书友看到了不一样的题材,那么多的故事都引人入胜,又不收费,为什么有人还那么无聊的恶评?人性的丑恶真的是处处都有体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都市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恨嫁危情撒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