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匿陵免费试读在线阅读 李炳光老朴小说完整版_36小说网

大禹匿陵

大禹匿陵 连载中

大禹匿陵

时间:2020-03-08 03:06:31 分类:灵异 来源:落初 作者:史蒂芬张 主角:李炳光老朴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大禹匿陵》的小说,是作者史蒂芬张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相传,大禹治理黄河水,在河底,捞起许多洪荒时期的珍奇异宝,之后,宝藏被大禹匿藏。线索留在一个圆盘上。在西汉史学家遗留笔记中,有少量关于匿藏的记载,后在正书中被剔除。魏晋南北朝期间,风水玄学兴起。大禹治水的壁画上,一个圆形物件,引起风水师们的注意,关于圆盘和宝藏的传说,开始在坊间流传。

...

精彩章节试读:

李炳光和老朴走在陈小姐后头,她的包臀裙包裹的臀部,一览无余,一扭一扭,非常诱惑,让走在后面的李炳光,眼睛不自主的落到陈小姐的臀部上面。高跟鞋发出的声音,“噔噔”作响,也许客厅铺设的地毯,并不单纯是为了好看,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消音。

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地方,晚上睡觉,稍微有点声响,都能听得见,那不得把人逼成神经衰弱才怪。二楼依旧宽敞得吓人,出了楼梯玄关,是二楼的客厅。虽说不知道陈小姐把这里称作什么,从摆设上来看,李炳光觉得叫客厅准是没有错的。

二楼客厅摆有一张茶几,几张沙发,还有一个酒柜,里面摆满了各式洋酒。想到一楼也放有茶几,想必陈小姐的丈夫,应该是个喜欢喝茶的人。也有可能楼下谈生意,楼上更像是给他们自己准备的。茶盘上放着一个大腕,里面泡着喝茶用的杯子,茶叶有序的摆放在一边。

李炳光对喝茶的兴趣不大,自然看不出茶叶的贵贱。不过,捧着书本,喝着茶,那倒是他想要的生活。当然了,像陈小姐他们这么有钱的人,茶叶一定不会是便宜货。二楼客厅对外开着一个门,外面有个阳台,落地门紧闭着,两旁的帘子毫无生气的垂挂在一边。

主卧在楼梯玄关出来右手边,卧室很大。李炳光感觉,这房子的每一样东西,给人的感觉都是大。两个人住那么大的空间,可以称得上是奢侈。

进入主卧,左手边也有一个阳台,卧室中间摆着一张硕大的实木双人床,确切的说,四个人躺在上面也不是问题。床上有些乱,李炳光想象陈小姐躺在上面的景象,应该是个十分香艳的场面吧!老朴对周遭并无太大兴趣,他正专心致志的看着“挂钟”和发现“问题”。像他经常帮人看风水的,也许看过比这里更豪华的房子也没准。

房间弥漫着一股香水味,闻起来,甜甜的,跟陈小姐身上的差不多,李炳光喜欢香水淡淡的味道。闻起来很舒服,没有半点让人头晕的感觉。

墙上挂有大幅的婚纱照,化了妆的陈小姐,比现实中好看得多。她老公看起来却不怎么样,平头方脸,还有点胖,一副土财主的模样。年纪看起来,也比陈小姐要大很多。不用说,李炳光也知道其中蕴含的意义。都说流行老夫少妻,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老夫的事业是否有成。照片里的陈小姐笑得有点生硬,他的丈夫则从容淡定许多。

正如男人三十一枝花,李炳光通常喜欢在后面多加一句,“没有事业豆腐渣。”他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尚且如此,他就快三十了,对这个可是深有体会。

“阳台是本来就有?”老朴指着阳台问道。“当时设计的时候,我老公说为了采光更好,加上去的。”陈小姐先是犹豫了一下,在说到阳台的时候,表情却有些自豪,似乎她很喜欢阳台的设计。老朴没说什么,看了会,只是摇摇头。“朴师傅,是阳台有问题吗?”陈小姐谨慎地问,可能她看到老朴摇头的动作。

“旁边的房间是做什么的?”老朴没有正面回答。“是书房。”说着,陈小姐把他们带到隔壁房间。“就是你照片里面的那个房间?”李炳光忍不住问道,陈小姐走在前面,应了一声。同时,也是大妈声称,看到有人的房间。走过客厅阳台时,李炳光刻意望了一眼外面,楼下的几个邻居已经不在那里了。

来到书房,迎面扑来一股凉意,老朴有点迟疑,他也感觉到了。比起楼下和主卧,书房像开了空调。书房里放了两个大书柜,紧贴着墙壁。里面塞满了书,书柜前面有一张书桌,桌子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几本书,还有一台白色电脑。书柜一旁,有个窗,在那里,可以看到客厅的沙发。这里就是照片里的“事发地点”。

现在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尤其是李炳光,从一开始就抱着是光线问题到来的人,一点也没有照片上的玄乎。书房和平常人住的房间,没有什么不同之处,为什么说“平常人住”,李炳光觉得,房间的主人出了问题,一些外人给它打上特殊标签,才会给人错觉。

房间光线不足,虽然门边也有个窗口,外面的大树,却挡住了大半光线。书柜旁的窗口,因为朝向问题,形成背光,显得更暗了。

老朴站在书柜旁,抓起窗帘甩了甩,之后又蹲下来,看看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李炳光看着窗帘,回想起那天的照片,他更可以确定,是光线折射造成的假象了,像那样的“灵异照片”,在网上一搜,就是一大堆。要是真有这么多鬼鬼怪怪,早轰动了。

“小李,把灯打开一下。”老朴说了一句,又埋头苦干。打开灯,书房才恢复应有的光线。李炳光站到窗边,看着对面大***房子,想象着大妈和她的孙女,站在对面,看见这里有个人,自己不由得偷乐着。站在窗口边上,还能看见他们刚才聊天的地方。

“哇,书房好凉快!”林曼芬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李炳光吓到。‘我去,这女人的声音怎么一下就响起来。’李炳光看到林曼芬赤着脚走进来,难怪一点声音也没有。

不知是不是被她吓了,还是怎么的,书房的凉快,让李炳光感到有些不舒服,但又说不出是什么原因。“是啊,阿智说,前面种树,后墙上种藤蔓,可以遮风挡雨。”陈小姐话音刚落。“后墙有藤蔓?”老朴站起来问。陈小姐点点头,老朴马上探头出窗外,屋后的大半墙体,已经被藤蔓植物所占据。

现在有些人相信,种藤蔓可以遮挡阳光,以免直接照射在墙上,从而降低室内温度。“阿智是个浪漫的人啊!”林曼芬满是羡慕。老朴听了这话,皱起了眉头,显然他并不同意林曼芬的说法。李炳光倒是期待老朴能说两句,结果他只是皱了下眉头,就没什么反应了。也许想到现在的家庭装修,有不少都是这样弄,也没见别人出事,自然就没话可说了。

三楼因房子结构问题,比二楼要小了不少,但还是划出三个房间,显得颇为紧凑。陈小姐说,三楼的房间本来是打算留给孩子们,自己等了几年,好不容易怀上一个,结果却发生这样的事。说到这,陈小姐便有些哽咽,林曼芬见状,忙安慰起来。老朴则说,现在年轻,好好保养身体,过两年再要小孩子也不迟。

李炳光有些同情陈小姐,嫁了个有钱人,什么都有了,就等着为老公生个白白胖胖的娃娃,一家人过个好日子,结果,梦想一下全没了。还欠了外债,李炳光又想到罗倩。前不久,他在以前同事那里得知,罗倩准备结婚了,对方是个富少,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他知道罗倩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炳光不会祝福她,相反,他认为罗倩可能就像眼前的陈小姐,过得不好,甚至是被抛弃。那些有钱人多半是三心两意,要么是个败家仔,等他啃老啃光了,罗倩一定会后悔,一定会后悔当时没有和他在一起。想到这里,李炳光竟然有些生气。

回到二楼,他们一起坐在茶几前,陈小姐开始烧水,准备泡茶。“朴师傅喜欢喝什么茶?”陈小姐问道。“都好,我对茶不了解,能解渴就行。”老朴坐到沙发上,把挂钟摆在桌子旁。“那我们试试毛峰吧!”陈小姐拿出一个绿色的罐子,放了茶叶,洗杯、洗茶叶、出杯,动作十分熟练。

“朴师傅,具体跟我说说吧!是不是真的有那个东西?”陈小姐开门见山,毫不含糊。“现在看来,那种东西,是没有的了。房子的布局问题嘛,还是有的。”老朴说完,便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烟。他没有询问陈小姐是否可以抽烟,因为茶几另一边,放了一个烟灰缸。

烟还未点着,陈小姐便把烟灰缸放到他面前。“先说外围吧!书房前的树,今早也说过,还有后墙上的藤蔓,我不否认,你丈夫是个浪漫主义者,但在风水的角度,实在是犯大忌。”老朴看了一眼陈小姐,见对方没有插话。

“历来年代久远的东西,阴气都很重,外面那棵树也一样,我不知道你在哪里找来的,没准来历你也没查清楚,就种下去了,加上藤蔓类植物,又属阴性,住宅内外,都不宜种植,不知你丈夫在决定种之前,有没有查阅相关的植物资料。”老朴抽了一口烟说。

“但我看到好多人围墙上都种有。”陈小姐解释道。“围墙与住宅不同,陈小姐还是要主次分明才好,住宅历来讲究阴阳平衡,纳气平安,屋生气,才会有人丁,”老朴说着弹了一下烟灰,“现在房子不仅被阴性植物缠绕,采光还被遮去一大半,很明显就是阴阳不平衡。”

第二壶水开了,陈小姐关掉电磁炉,开始冲泡第二道茶。大家都把目光聚集在茶壶,老朴也没有继续说,似乎在等待陈小姐把茶冲好。

“朴师傅的意思是要把树和藤蔓都砍掉?”林曼芬插话道。“是这样没错,如果觉得藤蔓可惜,可以移栽到围墙上。”老朴说着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好茶。”李炳光听到后,也拿起杯子试了一下,入口即飘了一股清香,钻入鼻孔。

“阳气不足的男人,香火自然衰败,这也是你一直很难怀上小孩的原因。”老朴说。林曼芬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陈小姐。“树是我们花了很多钱买回来的,而且当时他们说是没有问题。”陈小姐看着林曼芬说。

“他们?”老朴觉得陈小姐竟然能相信把树卖给她的人。“就是送树过来的师傅。”陈小姐不知怎么的,并没有听出老朴的质疑。“人家卖树的肯定说好,他怎么能说自己的树有问题呢,不然怎么卖出去。”老朴笑着说,有点嘲讽的意味。只见陈小姐咬咬嘴唇,什么也没说。

“所以,就看是可惜钱,还是可惜你丈夫的命。”老朴把茶一饮而尽。“不都说老树好,有灵性吗?”陈小姐在做最后的抵抗,不知她是舍不得这棵树,还是怀疑老朴的说法。“我记得以前有个木匠和我说过,树是有灵性,但你得看它之前种在什么地方,和你要把它种在什么地方。”老朴没有直接反驳她的说法。

“除了这些植物,就没有其他问题了吗?”林曼芬忽然问道。“有,不知是你在完全装修好后住进来,还是一边装修一边住,”老朴说着,林曼芬笑了一声,满带轻藐,在她看来,老朴是个没有见识的土包子,这世上,哪有人一边装修一边住的。

不过了解老朴的李炳光却不这么想,很显然,老朴是在插科打诨,这太像他的风格了。

“主卧的阳台,我看得出来,是后期加上去的吧!楼下竖了几根柱子,看着别扭,为了好看,才在一楼开了侧门,就是为了衬托,这几根顶住阳台的柱子!这是我今早过来的时候,看到的。”老朴继续说道。难怪他在问完陈小姐时,直接摇了摇头。陈小姐什么也没说,谎言被揭穿了,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房子大体上坐南朝北,朝向是没有问题,偏偏在西南方向开了个门,西南方开门,又叫五鬼门,字面意思,你也知道的,你们做阳台的时候,就没请人过来看过吗?还是觉得百无禁忌?”老朴看来,不把风水当回事的人,就是愚蠢之极。这些东西经过好几千年的洗礼,依然能存留到现在,肯定有它的道理。

外行人听起来,确是有些神秘和玄幻,但李炳光接触老朴久了,觉得这些那些问题,都是老朴挖出来,又能自圆其说罢了,并没有什么证据证明他说的是有依据的。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陈小姐问道。“找人把门封了,要是阳台能拆掉,就把阳台拆掉,还有后面的藤蔓可以种到围墙上,但千万别再贴着房子,门前的大树是肯定要撤,你看找个人转手还是怎么样。”老朴一下就把解决的办法给说出来了。

之后,他又在一楼指了好几个地方,并告诉陈小姐,需要摆放些什么物件,让屋子转转运。陈小姐哪里记得如此多事情,于是她提出,给老朴加钱,让老朴来完成剩下的工作。老朴则以不是钱为由拒绝,他觉得看风水,就只是看风水。并不能因为钱,额外做一些不是自己本职工作的事情。

他说老一辈的风水师都会遵守这个行规,只不过,现在有些人为了钱,做了很多额外的事情。而且,卖摆件的人,他们摆设的东西更专业,也更美观。‘你不就是嫌钱少嘛。’李炳光心想,他觉得老朴之所以说这番话,是陈小姐没有给出具体数目,好让他衡量其中利益。

“我觉得吧!陈小姐,这些东西也容易买,朴师傅平时也挺忙的,你按着他说的去做就可以了。”李炳光终于忍不住,有必要说几句,他不忍心老朴继续坑骗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

“你们不是专业看风水的嘛。”李炳光话音刚落,林曼芬的声音便响起,还带有几分质疑的味道,看来她是看不惯老朴这样的行为。“我们只是兼职。”老朴笑着说,他并没有想到这样说会惹毛林曼芬。

“兼职?也就是说不专业咯,你们到底行不行啊!”林曼芬的质疑让老朴有点想炸毛,但碍于陈小姐在场,才没有发作。“朴师傅名声在外,不然李姐也不会推荐给我。”陈小姐赶紧圆场,她太了解自己闺蜜的脾气了,生怕两个人吵起来。“朴师傅,这次的费用大概多少?”陈小姐转过身对老朴说。

李炳光竖起了耳朵,表面上,他正在玩手机,就像看看老朴如何狮子大开口。“我和别人不一样,你觉得值多少,就给多少,千万不要觉得不好意思。”老朴笑着说。陈小姐被老朴这么一说,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她显然是做好准备,等待老朴的报价,却没想到,被这种突如其来的方式打乱了阵脚。

林曼芬气鼓鼓的看着老朴,可能也是头一回遇到这种报价方式。李炳光知道老朴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看着他的模样,李炳光觉得有些恶心,他恨不得去撕碎老朴虚伪的脸皮。通常情况下,事主为了大方,不丢脸,只会给多钱而不给少。老朴正事利用这样的心理,对症下药,二来还能防止对方讨价还价。

陈小姐在包包里,拿出一摞百元大钞,数了一会,递给老朴,具体是多少,李炳光看不出来。仅从厚度上看,起码有他三个月以上的工资了。

“够吗?”陈小姐问道。老朴犹豫了一下,陈小姐示意他拿去,老朴这才接过钱。这就是骗子的厉害之处,只用一个早上的时间几个月的工资便到手了。李炳光看着眼前这个无耻的中年人,他怎么一点也不像自己的认识的老朴了。

“指针是不是动了一下?”老朴刚接过钱,手还在外面,他看着桌子上的挂钟,问李炳光。“没,没有啊。”李炳光极不情愿的配合他,他知道老朴又在耍新花招。该不会是接过钱,才发现嫌钱少吧!老朴没再说话,不时的看着挂钟中央的指针。只见指针一动不动,没有再给他机会。

他们又坐了一会,便告别陈小姐离开了,出门时,李炳光又能感受到,附近邻居投来的目光。老朴一边走,一边抽着烟。等到走出别墅区,老朴拿出部分钱,数了几张。

“小李,拿去做零用吧!”老朴递到他的面前,几张崭新的百元大钞。李炳光本想拒绝,却又不想那么做作,明明自己很想把钱接过来,可是要了这些钱,就意味着,和老朴同流合污了。

“拿去,拿去,怎么,对钱不感兴趣?”老朴感到奇怪的笑了。李炳光接过钱,收到裤袋里。“我也不知道陈小姐会给这么多钱,早知道我就直接报价了。”老朴把钱收到口袋里。

“你怎么不直接说价钱?”李炳光问。“这个是我师傅留下来的规矩,一直都这样。”老朴解释道。“你这样说,人家会给少你?。”李炳光有些不满的说。“我可不是贪她的钱,”老朴似乎听出了李炳光语气中的不满,“如果我贪这点钱,我还上班干嘛,不如全职做这个算了。”刚才还对他恨之入骨的李炳光,现在又不那么想了,他觉得老朴说得也有道理。内心却又提醒自己,不要上他的当。

“你有没有想过,以后过来帮帮忙?”老朴问道。李炳光看着他,内心有些复杂。“一个月就两三回,多了我也不接,当作是添点零用。起码你以后有女朋友了,买单付账起来不用思前想后的。”老朴得意的说。李炳光若是答应了,就等于打自己耳光。可是,有谁会跟钱过不去。

“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就帮我拿点东西,站站台面。”老朴看见李炳光在犹豫,便顺水推舟。李炳光轻微的点了点头,老朴奸笑了几声,他观察得很细微。“那就当是答应了,以后有单,我就给你打电话,”老朴停下脚步,看了一圈,“哎呀,看来找辆车回去都难了。”

两人走了大概有五分钟,连一辆的士的影子都看不到。没多久,老朴电话响了。“陈小姐?”他有些出乎意料,看到来电显示。

“喂,你好,陈小姐,怎么了?”老朴的表情开始产生变化,李炳光有些不详预感。“好,好,我马上回去,”老朴挂了电话,“快,赶紧回去。”“怎么了?你忘东西了?”李炳光不解地问。

“出大事了,我刚才忘了看门口的佛香。”老朴把手机收回口袋。“佛香怎么了?”李炳光问道。“佛香烧成了两短一长。”老朴声音有些沙哑。

相关内容推荐:

看见彩虹

编辑看见彩虹点评:

《大禹匿陵》纯热血,不后宫,欢迎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灵异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大禹匿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