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人孀完本无弹窗】主角葛清李先生_36小说网

亡人孀

亡人孀 已完结

亡人孀

时间:2020-10-30 23:37:39 分类:灵异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黄瑶 主角:葛清李先生

黄瑶新书《亡人孀》由黄瑶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葛清李先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刘怜是艺校学生,家里穷,出去做伴游。 无良上家和金主串通一气,把我骗到偏远山沟里哭坟。 我战战兢兢的烧纸、磕头,希望可以平息死者的怨气。 可该来的还是来了,以致于现在说起,我的腹中还传来一阵阴凉。 冤有头债有主,为何偏偏要缠着我? 午夜里我咬着唇脂,对着镜子一遍遍问我自己,难道仅仅是因为我长得美?...

精彩章节试读:

我整个人差一点儿就崩溃了,马上就想到了葛清。

同时心里面懊恼到了极点,我自己不该贪便宜,看着钱多事情简单就来了。

却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丢掉了……

我哭了一会儿之后,就听到了院子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是葛清和那个李先生在说话!

我心里面特别的恨,从床上爬起来之后,穿着睡衣就冲出去了房间。

跑到楼下之后,果然葛清和李先生在院子里面。

我红着眼睛扑到了葛清的身上,在他脸上重重的扇了一个耳光,就哭着骂他畜生。

葛清的表情有点儿愕然,伸手来抓我,还问我发生什么了?

我哭着说你这个畜生还装么?然后又要去抓他脸,同时我还哭着说我要报警,让他坐牢。

就在这个时候,我肩膀突然被一双铁钳子一样的手给抓住了。我疼得喊了出来,李先生的声音很冷硬的说:“丧事还没有办完,你别胡闹,葛清对你做什么了?”

我脸色涨红,说你们两个人串通吧,我一定要报警,钱我不要了,一定让葛清坐牢。

葛清的眉头也紧皱了起来,说刘怜你说清楚,我对你做什么了?

我喘着粗气,泪流满面的看着葛清,哆嗦着说:“你强暴我,还要我自己说出来,你还是不是人?”

葛清盯着我看着,他的眉头已经成了一个川字了,接着他摇了摇头,说不可能,我昨天晚上就不在村子里面,回去了县城,你被强暴了?

听到葛清这样说,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我扭头去看李先生了。

葛清却又说了句:“你别看李先生,也别怀疑他,他是我花大价钱请来的高人,不会近女色的。”

我面色苍白了起来,李先生也松开抓着我肩膀的手了。

我蹲在地上抱着双腿哭,难道是其它村子里面的人来了吗?一时之间,我心里面也绝望无比了。

李先生却声音有点儿僵硬的说了句:“你确定你真的被强暴了,不是做了噩梦?这里办丧事,很容易梦点儿奇怪的事情。”

我抬起头来,说这种事情我会开玩笑么?

葛清也点了点头,对李先生说刘怜不可能用这种事情来骗人的,我现在先报警吧。

说话之间,葛清就把手机拿出来了,我对他的怀疑,也被冲淡了,心里面很痛苦很痛苦。

不是女孩儿,是没有办法体会第一次对自己是有多么重要的,我一直洁身自好,没有谈男朋友,就是想把最好的自己,留给那个最好的人。

可现在却什么都没了……

李先生却已经走到二楼上去了,从这边能听到脚步声和开门的声音,他进了我的房间。

葛清已经打通了电话,说要报案。

就在这个时候,楼上突然传来了李先生的声音,让葛清把电话挂了,然后上楼来看。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葛清表情也很疑惑,挂断了电话之后就往二楼走去了。

我犹豫了一下,也跟着上了二楼。

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双腿中间那种疼痛感觉也消散了,阳光照射在我的身上,熨烫着我的皮肤,让我觉得很舒服。

身体出了有点儿疲惫之外,也没有其他的感觉。

李先生和葛清都在二楼的房间里面,我的床上很整洁,只是被子被拉开了而已。

床单上并没有怎么凌乱,也没有血迹。

我看的僵住了,李先生皱眉看着我说:“没什么痕迹,你只是做了个梦,再说这里在办丧事,没有人敢进来这个房子的。”

我脊梁骨有点儿发凉,僵硬的走到了床边,伸手去摸我之前看到血的地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我身上也不疼了,难道真的是我做了个梦?醒来的时候还有错觉,一切都是误会?

葛清明显松了口气,告诉我没事儿,做梦而已。

我强笑了一下,对葛清说了句对不起。

心里同时也松了口气,虽然闹了个误会,但是我身子还干净的,没被人玷污,就让我从绝望的边缘把情绪给拉回来了……

为了不让三个人之间的气氛显得太尴尬,我就主动绕开话题,去问葛清说为什么办丧事,没有人敢进来房子,农村里面办丧事,应该有一些亲戚朋友来帮忙的啊。

葛清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开口说道:“我哥哥出意外横死的,按照风俗,横死的人棺材不能进屋,只能在家门口停着,一直到下葬。可我不想哥哥死了以后都没个着落,做孤魂野鬼,就把棺材抬到了堂屋里面。那些村民说我哥哥鬼魂会在家里面阴魂不散,所以他们自然不敢来。”

接着葛清笑了笑,说不过没事儿,他请来了李先生,一切都很平静,也没有闹鬼。

说真的,我对鬼神这些事情总抱有一些敬畏心,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在葛清说完这些话之后,我就总觉得周围冷飕飕的,外面明明阳光那么大,呆在房间里面,还是从脚底下攒凉气儿。

李先生则是往屋子外面走去了,说早上惊了亡人,现在多烧点儿香纸吧。

我和葛清也下了楼,葛清又离开了,我知道他晚上才会过来送饭。

我也走到了棺材旁边,去烧纸钱。

李先生手里面拿着一把香,一直在棺材周围绕着插香,地上全都是燃尽的香灰。

蹲了一会儿,脚有点麻木了,李先生却突然问我,会不会化妆?

我愣了一下,说会。

接着我就看见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了一个小化妆盒,盒子明显很久没用了,显得很陈旧,而且还有落灰,他告诉我让我给死者化个妆吧,入殓师听说了是横死的,都不敢来了。

我额头上当时就出来了细密的冷汗了,可葛清给了我那么多钱,今天早上闹了误会,他也没责怪我,我根本就没办法拒绝李先生的这个要求。

站起身子,我腿脚有些发软的走到了李先生身边,接过来了化妆盒。

李先生则是去推开了棺材盖子……

吱呀的声响之中,黑棺盖被挪开了大半,我硬着头皮去看棺材里面。

首先看到的是黑漆漆的寿衣,然后才是一具面色发青的尸体。

葛清的哥哥,长得和有葛清有几分相似,不过眉骨显得更纤细一点,鼻梁也高挺的多,生前恐怕比葛清还要帅气几分。

我心里面叹了口气,怎么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说出意外就出意外了呢?

一时之间我看的有点儿愣了,直到李先生喊我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

把化妆盒打开之后,就开始给葛清哥哥化妆。

打底,上粉,一系列做下来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躺在棺材里面的葛清哥哥已经和刚才换了一个模样,现在的他,感觉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脸上的青色也没了。

李先生点了点头,说了句挺不错的,比一些入殓师做的好很多。

我笑了笑,刚要说话,李先生突然就看着我,说了句:“今天晚上你睡觉的时候,不要睡的太死,如果再做那种梦的话,记得咬破了指尖,把你的血弄在他额头上,明白了吗?”

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问李先生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吐了口气说:“如果再做同样的梦,就是闹鬼了,如果没做梦就没事儿,不用担心,按我说的做就好。指尖血可以驱鬼的。”

我想起来之前看过很多鬼片,的确那些道士驱鬼的时候,都是咬破指尖,然后画符什么的。

现在我已经有点儿后悔了,这六万块钱不好挣,可我又穷,加上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只能够硬着头皮在这里待下去。

继续烧纸的时候,我有了一个错觉,让我特别的害怕,就像是感觉棺材里面躺着的不是一个尸体,就是一个睡着了的活人。

今天一天的时间,过的特别的缓慢,终于熬到了天快黑的时候。

葛清开车送饭过来了,我和李先生在吃饭,葛清则是站在棺材旁边,一直呆愣的看着棺材里面。

蜡烛的光线照射在他的脸颊上,泛着一股特别诡异的色彩,我心想这个葛清真有情义,现在能这么重感情的人,已经不多了……

饭后,葛清走了,临头的时候他交给了我一样东西。

这是一个盒子,盒子里面放着一枚特别好看的钻戒,把我吓了一跳。问葛清要做什么。

当时我脸红扑扑的,心跳都到嗓子眼里面了,葛清却说了句,这是他哥哥生前准备的,想要以后找女朋友了送的戒指,现在也没机会了。我还给他化了妆,让他走的时候也能好看点儿,这个钻戒就送给我了。

我心里面有股子难以言喻的感觉,就像是有点儿失望。

我被自己的这个情绪吓得不轻,可就像是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一样,女的看见优秀的异性,自然也会有那种情绪在内。

我再三告诉自己别多想别多想,而葛清把盒子塞到我手中之后,就走了……

我反应过来追出去,跑到了院子门口,结果葛清已经开着车离开了。

视线之中慢慢的全是夜色,车影也消失不见……

李先生叫我回去继续烧纸,我把盒子放进去了衣兜里面,心里面想着明天一定要还给葛清。

我已经拿了很多钱了,这个戒指纪念意义太大,我不能收……

然而,怪事就是从这天晚上开始发生的……

相关内容推荐:

东篱

编辑东篱点评:

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灵异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亡人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