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猎血》主角墨砚萧在线试读精彩阅读_36小说网

倾世猎血

倾世猎血 已完结

倾世猎血

时间:2020-10-30 23:28:56 分类:玄幻 来源:落初 作者:林氏阿貂 主角:墨砚萧

《倾世猎血》是林氏阿貂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倾世猎血》精彩章节节选:现代都市,硝烟暗起。阴暗中窥探的双眼,以及那尖锐冰冷的獠牙,告示着和平下的不平静。协约单方撕毁,血猎又该作何反应?萧墨砚,我给予你足够的实力与勇气。可那玩世不恭的不羁下,是否能承担起这份重担的,一颗坚韧的心?血族的优雅,血猎的果伐。谎言,陷阱,悬疑。层层的迷雾终将揭开。而结局,却在这17岁的追风少年,一念之间...

...

精彩章节试读:

在这寂静的郊区里,谁也未曾料到此时爆发着血猎与血族的正面冲突。而这片设有结界的土地上,萧墨砚与韩毅正各自为战。两人眼神的冰冷与专注,衬托出了这场恶战的艰险与险恶。而两人此时的对立面,却是伫立着一名魅艳的女子。在她身旁的紫金军团,将她映照的更加娇艳欲滴。可此时的两人却没有任何的审美情趣。因为,这完全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薇拉的灵活程度好得惊人,用“移行幻影”形容也一点不为过。每当那枪头锋利的尖刺将要洞穿她的身体时,留下的却只是一道残影。而她本人,却在不远处戏谑的看着韩毅。不过另一方面,韩毅也不见得落了下乘。红缨枪虽然在实战上没有刀剑那样利于近身战斗,可在韩毅手中,却是防御的利器。每当第六感察觉到危险,手中的红缨枪便是挥舞的滴水不漏。每一次与薇拉的尖锥相撞时溅起的火花,都是一次在生死边缘的游走。渐渐地,两人都因为这僵持不下的战况显得有些不耐。但更多的,是韩毅投向另一个战局,那急切与担忧的目光。

反观萧墨砚,他的处境虽然好过韩毅,却仍被纠缠到现在依旧没有脱身。紫金军团的执行力与配合的默契程度,真是让人叹为观止。若不是薇拉下令不可伤及萧墨砚的话,现在的小天才估计早就挂彩了。

“你妹啊!打又不正面打,走又不让小爷溜,你们这是要闹哪样啊?!”萧墨砚终是忍不住,咆哮道。不过,回应他的,也只是对面那呼吸都一致的声响。

“小天才,要是不小心要了你的小命,上面的那几个家伙会找我们算账的。”薇拉也是打趣道。

“呵呵,又是那几个老不死的公爵吗?活久了没事干吗要来研究我?想要让我屈服,这话还是对我的尸体说吧。”萧墨砚的语气不卑不亢,却是有着一股坚持到底的决心、以及,桀骜不驯的嚣张。

“果然是小天才呢,这种傲气真是不错。不过在我们血族面前,实力决定话语权。现在,你还是摆脱这困境再说大话吧。”薇拉一改之前的态度,那傲慢的姿态也许才是她内心的真实存在。

“你个老妖婆,居然小看我。本来是准备留给你享用的大餐,看样子还是先给你的傀儡部队试试吧!”萧墨砚目光凌厉,看了一眼薇拉便再次直面这恐怖的吸血鬼大军,随手取出上衣口袋的三枚银色小球。银色小球小巧玲珑,可金属质地的材质却没有任何的光泽流转;而上面带有的特殊气息,连薇拉也不禁跳了跳眼皮。正欲出声提醒,可韩毅的红缨枪也在这紧要关头突袭而来。权衡利弊之下,薇拉只得迅速躲避。而此时,三枚小球也离开了萧墨砚的手掌,向紫金军团袭来。

在这些没有太多灵智的吸血鬼面前,如此细小的东西哪里会引起他们的视线。等他们察觉到异样时,三枚小球早已被抛到了军团的中心。一眨眼的功夫,便陷入了三个倒霉的吸血鬼皮肤中。

五秒钟过去了,可紫金军团没有任何的异样。这也让韩毅和薇拉有些搞不清状况。可萧墨砚随即的一笑,却是让韩毅放心了不少。而正准备出言嘲讽的薇拉,却被接下来的一幕所震惊。

因为,在那军团中心的三名吸血鬼突然爆炸。其原因,正是那三枚埋好的伏笔。而接下来从他们体**出的,却是无数细如牛毛的银针。虽是呈不规律的方向迅速移动,但因为军团整齐密集的阵型,给了萧墨砚重创他们的机会。为了避免闪失,我们的小天才还在银针上沾满了圣水。这下,这些实力甚至连男爵都未曾达到的紫金军团,也是彻底遭受了重创。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紫金军团便已经死伤大半。可萧墨砚看着那漫天飞舞的银针,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显然,他还是对这玩意不好控制住战局这一方面有些不满。但不管这么说,紫金军团,已经没有任何威胁可言。

“猎人与猎物的位置,似乎要发生转换了呢?”眼见局势趋于明朗,韩毅悬着的心也算是彻底放下了。萧墨砚几个辗转便来到了韩毅的身旁。两人肩并肩而立,目光如火,随时准备将薇拉留下。

“你们两个,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这么说,我也是女孩子呢。”眼见局势转换,薇拉也不得不示弱。可堂堂侯爵,想走,也是很容易的。所以,她见大势已去,也不打算和这两人磨叽。赌的,可是自己的Xing命。薇拉警惕地向后退了一步便准备就此离去。可萧墨砚的一句话,却让她永远的留了下来……

“你走不了的,我亲爱的侯爵大人。不是你走不了,而是你不能走!如果你不把我这个祸害除掉的话,明天,我就去把你心上人的藏身之处找出来。冲击公爵?这是有勇气呢。不过,闭关时被打扰,他不死也残吧?要是这辈子都停滞在那个水准甚至还要后退,你们所谓的血族天才也会感到绝望吧?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可不是那么好受的。”萧墨砚一字一句的说着下午的所闻所见,旁敲侧击的激怒崩溃边缘的薇拉。看着她那难以置信地表情以及愤怒的眼神,就知道自己已经得逞。

“混蛋!一定是林枫那个家伙!敢做不敢出现,真是丢了你的名号!”薇拉的愤怒,溢于言表。

“咳咳,女士,请你冷静一点,认清自己的身份地位。侯爵固然高贵,可要我师父出手,恐怕你早躺地上断气了。连你们四大公爵联手才险险压我师父一头,就你?还是别这么急着送命。在我看来,跳河跳楼都比这来的现实。”两天的时间,韩毅就已经被萧墨砚的腹黑所同化了。

“你别嚣张!!!今天,老娘就把你给灭了,再带萧墨砚走!实在不行,你两个就死一块去吧!”不待两人作出回应,薇拉便如飞火流星般先向韩毅袭来。手中的尖锥,直向韩毅脖子上的动脉。而这一次,韩毅却没有选择防守,倒是以舍我其谁的霸气,用红缨枪与薇拉的尖锥狠狠的撞在了一起。尖刺划过,带起了些许火星。就在这时,萧墨砚行动了,取下腰间的匕首直接向来不及收手的薇拉划去。若不是薇拉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这一下一定伤的不轻。再一次变换身形,薇拉拉开了她与两人的距离。

“你们华夏不是崇尚习武之道吗?两个大男人联手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好汉?”

“我勒个去,你还真是够雷人的。第一,习武之道在于以武会友。请问,我们算什么朋友?第二,他22岁、我18岁,加起来才刚刚40岁;试问,有您芳龄的零头吗?最后一个问题很简单,给我一个理由证明你是哪门子的弱女子?明明就一标准悍妇!”萧墨砚的吐槽,连身旁眉头紧锁的韩毅也是忍俊不禁。而薇拉……估计她已经在疯与恨的边缘了。

“萧墨砚,我的耐心已经用尽。你就自求多福吧。如果之后落入我手里,我会好好调教你这张嘴的!”薇拉的崩溃,预示着这场斗争终是要走到结尾。而韩毅与萧墨砚两人,也是打起精神,准备好迎接这最后的殊死搏斗。

这一次,萧墨砚从左面向薇拉袭来。那变换的脚步以及不断的变向,确实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而薇拉也只得使用最简单实用的办法——同时改变自己的方位。这样,萧墨砚的功夫也只得白费。但显然,她想得过于简单了。因为伺机而动的韩毅,便是等着她犯错。先是一杆长枪直接向她飞来。尚未完全立稳身形的薇拉只得顺势而倒。而此时,韩毅自然是“火力全开”。那迅如雷霆的战步,三下两下便来到了不远处。随手取下双腿两侧别着的暗箭,一支支向她飞速袭来。虽然这不能给薇拉带来太大的威胁,可也让她短时间内一直处于这被动的局面。忍不可忍的她,采用最彪悍的方式。那就是,直接向韩毅逼近。其间,数支暗箭划破了她的皮肤,甚至深入了她的肌理。可那种杀伐的果决以及在眉头都未曾一皱的威严,也让韩毅有些佩服。这时,两人的距离已经不足五米,而薇拉也是再次亮出了尖锥,准备给韩毅致命一击。而忙不迭闪躲的韩毅,却是已经开始乏力。那扔出的暗箭,也是显得力不从心。此时的他,迎来了最威胁的时刻。

可就在这时,拥有大好时机的薇拉却是侧身一躲,不再乘胜追击。因为她相信,那个再次消失的少年会在她最得意的时刻给她最沉重的打击。今日一见,她的确承认萧墨砚是血族最大的隐患之一。可活捉他的理由,除了那四个老妖,和高高在上的皇,便无人所知。不过她相信,他的天赋绝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他的身上,肯定还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转眼便过了好几分钟,可薇拉却没有看到预想中的动静。而韩毅却借机恢复着体力,思考着接下来的战术。同时,也期待着萧墨砚抓住那转瞬即逝的时机。

“萧墨砚,你给我出来!给你五秒钟的时机,要是再这样鬼鬼祟祟的,我就拉着韩毅一起自爆!到时候,我看你怎么跟林枫交代?”薇拉的声音充满着威胁,而她脸上自信的表情,也是看得出她的胸有成竹。可这时,萧墨砚的调侃也是不急不慢的传来。

“老妖婆,还威胁我?你要是舍得离开你的情郎,那还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呢。不过说真的,别人对你不冷不热,你是哪来的这么强烈的热情?被你这么缠着,可真是人生一大不幸呢。”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你都知道?难道,今日下午那个偷听的家伙,是你?”虽然薇拉的脸上写着难以置信。但事实,明摆着就是如此。

“以你的实力,这么可能在我和他的防备下隐藏的如此悄无声息?难道,你就是……呵呵,怪不得那几个老家伙要满世界抓你,这可真是造化弄人!”薇拉的自言自语,却是让暗中的萧墨砚更加的警惕。虽然看样子她知道些什么,可现在的局势显然不可能考虑活捉。

“林枫大叔你个老闷骚,出来帮个忙有这么麻烦吗?”萧墨砚也知道这种吐槽完全没有任何收效,便再次集中注意力,准备着给薇拉一击致命。

而这时,却是风云突变。那原本牢靠的结界却因为时间的流逝以及受到鏖战的波及,以及显得岌岌可危。而薇拉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利用尖锥的锋利破开了一个出口。韩毅虽然心不甘,却没有了行之有效的办法将其留下。而此时,薇拉的松懈,却是给了萧墨砚这难得可贵的时机。

“白痴,你男友难道没告诉你,永远不要把自己的后背留给敌人吗?”当薇拉听到这冷嘲热讽时,一切都已经晚了。萧墨砚先是三记匕首飞向她的五脏六腑,然后几个跃起便来到她的身后。拔枪,对着薇拉的头颅便是一枪。而这时,就算大罗金仙,也是回天乏术。萧墨砚与韩毅,也是长出一口气,直接倒在了这片温润的草坪上。而此时的薇拉,却是拼着命往那个方向爬行。哪怕她也知道,这只是她不甘的垂死挣扎。

一分钟后,薇拉停止了任何的动静。她安静的躺在这草地上,脸上平静的表情,却是与之前的挣扎格格不入。

“她也算是我们可敬的对手,至少,她没真的拖着你一起自爆。”萧墨砚见两人都沉默不语,便出言调节一下气氛。

“是啊,看样子,她也是想为了心中深爱的那个他好好活着呢。”

“在我看来,吸血鬼与血猎真的没有明确的正邪划分。只有相对的公平合理。我们做事也为了普通市民的安危。而他们,却只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可至少今天,我们也拆散了这么一对,多年的璧人。”

“萧墨砚,这不一样。雪莉是为了那些市民的安危而出手;而她,只是为了这所谓的任务与心中的怨恨。”

“安啦,一直纠结这个问题干嘛?这个世界本身就是如此,没有绝对的公平,只有相对的合理。所以,每个人把握好心中的那杆称就行了。”

“你这家伙,平时大大咧咧的,说起道理还真让人不得不服呢。”韩毅也是舒展了一下紧锁的眉头,舒缓一笑。

“走吧,回去睡觉吧。这一仗,可真够累的。”言毕,两人一前一后,便悄然回到了别墅。

而此时在别墅里等待结果的三人,见两人安然无恙,也是长舒了一口气。特别是寒月。知道来者是个侯爵后,一直都是魂不守舍的担忧状。不管柳菲如何出言安慰,也没有任何显著的作用。可如今我们萧天才一回来,寒月便回到了那个众人熟悉的模样。看着她抱着萧墨砚又捶又捏的那幅娇俏的模样,也是让所有人都会心一笑。

“好啦,疯丫头。大家都在笑你了。”萧墨砚的提醒,也是让寒月回过神来。而此时见大家目光“不善”,也是羞涩的低下了头,自己划着轮椅回到了房间。

“喂,大叔。虽然我现在不是你的徒弟,但今日一战,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再加上你之前给我说的任务难度,我现在有资格收取一部分的报酬了吧?”萧墨砚那碉堡的口气,真是让柳菲极度的不爽呢。

“呵呵,你这小子就是耐不住Xing子。这次的表现,你两人都可圈可点。特别是萧墨砚,这次的战力比起韩毅有过之而无不及。你那份报酬,你不说我都知道是什么。柳菲早就打算着手给寒月治疗了。等的,就是你开口。”林枫道。

“抱歉,我这人不喜欢受人施舍。那种欠人情的感觉,真的很不是滋味。所以,我要办完事,才会提出自己的条件。”

“随便你吧,决定权一直都在你的手上。”

“虽然是我的报酬,但我还是要由衷说一声谢谢。寒月的安危,甚至比我的生命还要宝贵。那一次意外后,我绝不会让她再有任何的闪失。”萧墨砚的脸上,写满了决绝与坚毅。

“臭小子,别在这里秀恩爱了。恶心到姐姐我了。”柳菲嘟囔着不满。而这次,萧墨砚看向柳菲的眼光,不再是那么的戏谑。而是一份真诚与平和。

“谢谢。”说完这简短的两个字,萧墨砚便不再回头,拖着韩毅一块去了澡堂。

“原来,你这种混小子也会有温柔的一面呢。”柳菲笑着自言自语,却是让一旁的林枫有些哭笑不得。

“墨砚,有件事我想问你。刚才战斗中你使用的那个小球是什么?是你新研制的武器吗?”韩毅边抹着肥皂泡,边满足着自己的好奇心。

“算是吧,这是我近段时间捣鼓出的小玩意儿。”萧墨砚接了一桶水直接往身上淋。

“威力真不错呐。以后要是能大规模生产,在战场上肯定能发挥巨大的效果。”韩毅不禁赞叹道。

“不现实。首先是做工上的考究:一个小球里可是有着数百枚牛毛针,其间的安置又不能破坏了小球本身;其次,它的范围与程度我都还无法掌控,大规模生产肯定会出现突发意外。不论是生产过程中,还是在战场上;而最关键的就是,这门技术我还真没找到合适的人传授。不仅要有这手艺,还要得是我信得过的人。”

“你信得过的有几个?”韩毅打趣道。

“没几个。”萧墨砚拿毛巾擦拭着刘海,如是说道。

“……”韩毅也是有些无语萧墨砚的答案与坦诚。

“那么,你给这个取好名字了吗?”韩毅只得转移话题。

“没想这么多,这本来就是拿来战斗用的又不是拿来当摆设的。既然你问了,那我想想……唔,就叫‘流火飞弹’好了。”

“‘流火飞弹’?马马虎虎吧。那墨砚,你手里还有多的没?之后我们可要去找那个比今日更厉害的侯爵麻烦,有个护身符也是一个保障嘛。”言外之意,不用过多耳语。

“见不得我有点稀奇玩意。”说罢,萧墨砚也是无奈的耸了耸肩。洗完澡后,便回了房间去取飞弹。

“这是最后四颗了。一共十颗,我之前给了月丫头三颗,战斗又用了三颗。剩下的,一人一半吧。”

“一颗就够了,我也不想欠你太多。”韩毅蹑手蹑脚的取走了一枚,剩下的三枚在萧墨砚手中静静的淌着。

“明明有七枚,战斗时你为什么只带三颗?”也许是墨砚的可靠与诙谐给韩毅带来了更多的生气与活力。现在,也是越来越富有好奇心。

“你还好意思说!我本来是准备一颗给紫金军团,另外两颗给那个侯爵试试的。谁让你这家伙这么不争气,打这么久都没什么优势。我只得加快进程,从而过来帮你了!”现在想起,萧墨砚还是气鼓鼓的。

“咳咳,都差不多嘛差不多。”想起当时的胶着,韩毅心里还有些心虚。不过随即话锋一转,目光温柔了不少。

“墨砚,你知道吗?半月前雪莉走的那个夜晚,也是那么的坚强。没有任何的抱怨;有的,只是那无尽的遗憾。”韩毅轻抚着脖子上的吊坠。那分外显眼的幽紫与那个“承”字,顿时让小天才明悟。

“韩毅,你现在的状态还是不正常。你真正需要的不是什么所谓的坚强,而是好好的进行一次心灵疗伤。”萧墨砚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你现在不应该怨天尤人,这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而且我相信,这也不是雪莉想要看到的。你最要紧的,便是带着她的那一份,好好的活下去。所谓的报仇,建立在你的安危状况上。”

“那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怎么疗伤?”韩毅迷茫的看着萧墨砚。

“将雪莉的遗物,整理好放在一个地方。将对雪莉的记忆,整理好藏在内心深处。”萧墨砚一字一句的说道,同时也观察这韩毅的表情。

“呵呵,知道了。但我现在还不能答应你。不过这个方式,我会认真考虑。”言毕,他拍了拍萧墨砚的肩膀,离开了他的房间。只剩下墨砚独自喃喃道:“真是痴情呢。”

翌日的阳光,告示着风平浪静。昨日经历了一场鏖战的两人,却是睡到下午才起。而柳菲和寒月,则是体贴地送上了饭菜。一顿狼香虎咽,两人便很快结束了温饱问题。萧墨砚借口说是出去买吃的。可心细的寒月,怎么会不知道他是出去干嘛。为了不拆他台,只得陪他演下去。吩咐了几句便放了行。

漫无目的地街上游走,萧墨砚呼吸着郊外的新鲜空气,一边盘算着给寒月准备什么样的惊喜。不一会儿,便来到了这郊区为数不多的超市门口。见苦思无果,只得进去挑选。

超市内的虽然没有那些名贵的器物,但也算是齐全。来到电子设备的区域,萧墨砚开始认真挑选了起来。

“上次给妮子换了个手机都被骂了一顿,这次还是不买四位数的东西了吧。”萧墨砚心里想着。这时,货架上的I-POD吸引了萧墨砚的眼球。因为寒月平时非常喜欢音乐,特别是古风和纯音乐。所以,那个智能机基本是不够用的。而她选的MP3,也是劣质的隔三差五就要修,光是维修费就够买个I-POD的了。这次,萧墨砚没有太多的犹豫,直接掏腰包买下了一个。挑选了一个寒月最爱的天蓝色,便匆匆回了别墅。为做好伪装,手上的可乐也是在不停的摇晃。生怕被寒月看见那份惊喜。

“我们的小天才回来的可真快啊,一瓶可乐居然要你这么久的时间。而且,冰箱里就有你非要出去买,一瓶可乐你都觉得欠人情。”面对柳菲的调笑,萧墨砚第一次无奈避开锋芒。大步流星的回到房间,直到晚饭的时候才出来。

“那个,我吃饱了,大家慢慢吃。我就先回去休息了。”三下五除二,萧墨砚就刨干净了碗里的饭菜。轻抚了一下寒月的脸颊,便回到了房间。留下四人,不知是何情况。

“两个木头。明天,是寒妹妹的生日!”柳菲见韩毅和林枫大眼瞪小眼,只得出言提醒。

“怪不得,怪不得这小子下午要溜出去。嘿嘿……”要是让认识韩毅的人见到他暧昧,甚至略带猥琐的笑容,估计人们打死也不相信这是他们的“大明星”。

“咳咳,月丫头,叔叔没别的礼物可送。你要是不嫌弃,我就直接收这小子为徒好了。不知你意下如何?”林枫试探Xing的问道、

“林枫大叔终于松口了?太好了!”寒月知道林枫的小心思。其实他早就看中了萧墨砚的天赋,只是碍于情面未能破例。这次,他倒是借机下台了。

“明天我和柳菲下厨,好好的给你们两个办生。每天都在饭馆吃,没吃厌也该吃烦了。”韩毅提议道。

“很不错呐,我没异议。”随着寒月的同意,一切,也基本定了下来。

半夜时分,萧墨砚仍旧没有闭眼。静静地等着,静静地等着。直到午夜一过,他才一脸幸福地自语道:“丫头,生日快乐……”

相关内容推荐:

今市子

编辑今市子点评:

《倾世猎血》这本书写得很真实,不像别的书那么无脑,人物塑造也很生动,推荐看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玄幻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倾世猎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