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人间游倦小说最新章节完本 小姐白芷小说免费试读大结局_36小说网

待人间游倦

待人间游倦 已完结

待人间游倦

时间:2020-09-24 17:23:06 分类:言情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不见兮 主角:小姐白芷

《待人间游倦》作者:不见兮,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小姐白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如初晓未时欢,一梦时欢不初晓。 一笔丹青画朱尘,两生紫宸望黄昏。 遥观灵台谁人与,斜看莲泥鱼戏隅。...

精彩章节试读:

青年心存诱敌,奔出一二里不听身后有甚动静,当下驻足回首一望。不看不打紧,一看却叫人从脚底升起一股寒意。那一方灰影如拨云之日,化虹而来。只一眨眼的功夫已然又奔出一里。青年吃惊之余咬牙哼道:“好尼姑,竟然敢偷用小爷的步法!”腰间宝剑铮然出鞘,弹地上树,当空一划,左挑右撩,一招‘枫林归蝶’卷了百计林针,劈空一送,就听锐风破空声骤起,一片绿影直击霎时已到的连初晓面门。

却瞧连初晓足下不停,身子一晃,双袖莲华攸地绽放,一吐一吞之间将林针系数拢到了袖里。奈何林针余势不止,连初晓面上一白,双袖往身后一敛,微错步法,轻盈打了个旋儿,轻喝一声:“去。”双袖又将林针送向了青年的背后。

青年立时有觉,长剑身后一抖,连挽剑花,霎时剑光犹如枫蝶起舞,绿影姿绰,漫天而散。待连初晓破影而出,青年已在在数丈之外的枝杈上了。连初晓踏枝而上,不想只听‘咔嚓’一声,所立枝杈应声而断。连初晓凌空七步,划到另一枝杈之上,如履前车,又再断裂。如此复三,枝杈皆不支力,连初晓只得落于林下。方沾平地,兜头又袭来一团绿影,连初晓这次却是双袖一封,一撩再开,将其系数击落。

原来这林中多数为高直挺拔的青松,只有少数别树分出枝杈,临风相追,落足之处当真可数。青年先行,一踏而过,长剑将其齐根一划,欲断未断。待连初晓踏上时,便承受不住应声而裂,将连初晓逼得再无法借力而追。他身居高处,时可劈落林针袭向地面的连初晓,又可伺机举剑相击。这时一锋林针再次扫去,将腋下女子也抛向了连初晓,人剑成一,‘孤蝶向晚’当头刺下!

却说连初晓击落林针,眸光一暗,反映出那被抛来的女子,锐风破空,便发觉声后有声。连初晓嘴角一抿,三步一蹬,单掌将女子拦腰托起,袖间青芒一闪,青虹一声凤鸣,曳光而出。左撩右挑,一招‘枫林归蝶’似而不是,当着青年剑尖一触,瞬间又爆如乱蝶,剑花缤纷,封住了青年孤决一剑。

青年瞳子一缩,暗斥道:“枫蝶剑!”迅而一退半步,长剑一撤,‘逆蝶迎枫’又贴着青虹剑身侧身推进,猿臂虚晃,一招三式,看似拍向连初晓,实则落点却是连初晓怀中的男童。

连初晓侧身一退,内劲绵绵涌出,如丝缕浸透剑身,一招青丝引看慢实快地将青年剑势导向胸前。青年掌来,直若将掌送到自己剑口上。当下内劲勃发,生生撤剑收掌顿足一喝:“新蝶初飞!”臂若蝶翅,聚而拢之,双持剑柄,举剑成蛹,突刺一击!当真恍如幼蝶新生,力竭不殆。

然而这一剑不是刺向连初晓,却是她单掌相托的女子。连初晓见状仰身虚步一坐,将女子又导后几尺,这厢青虹由下而上,剑势孤高决绝,迅急击在青年剑身。

青年剑势不殆,与青虹来势相错,立时两剑发出刺耳撕拉之声。

连初晓怀中男童顿时哽咽一哭,想来难受已极。

“好个‘孤蝶向晚’!”青年一冷哼,蓦然惊觉连初晓剑上传来一股暖意,霎时穿过自己手中剑直逼双臂。要比内劲!青年立时双臂一震,连催三道内劲,汹涌逼回。

连初晓持剑之手霎时一抖,男童泣声愈大。

青年见状正自得意,却瞧连初晓淡然的眸光蓦然一冷,托住女子的单掌一动,将女子凌空抛起,掌间捏了一个奇诀,一眨眼便到在了自己的剑尖,玉指一弹,一丝阴冷之气如蛇如练,狭然冲至两剑交击之处,与那青虹剑身的暖意汇合,瞬间冷暖二股相交,以矫龙之势冲破青年的内劲而倒灌其臂。

霎时青年只觉两股内劲似斥似补,斥者,阴阳两股内劲臂内相斗,伤筋损骨,如若爆裂冲体而出方才休矣;补者,两者一体,浑如出海之龙,直冲心脉,一咬龙珠,适才罢口!

惊骇之间,青年催得全力,仅阻得一瞬,霎时被相斥之势瓦解。冷热相催,臂间无知,长剑脱手,竟是透过青虹断成两截。就在冷暖已过肩胛,半身随即动弹不得之时,眼前晃过一人,馥郁檀香盈然沁鼻!

“艅…”青年话还未吐出,一股大力透过其肩,勇若饕餮,吞口一张,将连初晓奇劲吞噬殆尽!

连初晓一击功成,眉间却悲悯多于痛苦。青虹一挽收于袖中,就要接住那女子,不想檀香袭来,眼前人影一晃,女子就到了那人怀中。

定睛一看,来人玄袍滚金,胸前金线绣了一方桅船,旁一巨兽,浮云吐水而绕,神思透过一双小眼,尽显雅致。掠而往上,先入眼的是一圈胡渣新削之后尚留的青印,一方翘挺的英鼻,那双眼落于其上,不宽不窄,幽幽地泛着蓝光,更显得眉锋狭长,廖邃阔远。嵌着朱红玛瑙的墨玉冠旁垂丝缨夹于耳后,与着一缕灰白发丝落于胸前,三十来岁的模样,却整个人显现出一股阅尽苍生的苍孑意味。

但瞧他一手隔空将那女子轻托与青年脚下,一手按于青年肩膀,只待片刻,青年的神色就缓了过来。连初晓见状,眉间异色顿然逝去,重回淡然。

“柏青,南孚坳。”那人又再按了按青年的肩膀道。

青年见状将那女子腋下一挟,回首又将连初晓狠狠望了一眼,冷声道:“艅艎,回头再跟你计较。”

这话显然不是对连初晓说的。只见那玄袍男子微微一笑,道:“速速去吧。”他本生得极其清俊,这一笑更宛若冬雪遇阳,皆尽都化作清泠溪水,与着一双幽蓝的瞳子透来,濯濯淌过心头,既清,又彻,宛若明镜,反应衬的正是另一个自己!

连初晓见他让青年先行离去,眸光随即跟上青年的行迹,身子一晃而出。哪知方出半步,身前就多了个人,正是那玄袍男子!

连初晓旋身一转方向,谲商步连着那青年的步法一并踏了出来,不想,无论她动多少步,那玄袍男子总能在前方三步之外,负手微微含笑的望着她。

连初晓嘴角一抿,停了下来,“那姑娘可还好?”

“很好。”玄袍男子见连初晓停了下来问话,负着的双手举前微微拱手一礼道:“在下艅艎,掌中剑鲸歌曾饱饮二百零七人的心头之血,只怕下一人,便是小师父你了。故而,特此一报名姓,敢问小师父法名是何?”

连初晓眸光一抬:“你要杀我?”

“是。”艅艎再次负手笑道:“想必小师父已猜到是谁。”

连初晓微微点头道:“她若要杀我,应该自己来。”

艅艎闻言一鄂,随即仰天长笑,笑了半响才道:“小师父,莫要再说笑啦。她一介待产孕妇如何杀得了你!何况她从不习武,就算打今日起她勤练武艺,只怕到了小师父圆寂之时她也未必能杀了你,何必说些冠冕之言,徒惹人嬉笑!”

连初晓闻言摇摇头,轻轻道:“我定然任她。”

艅艎顿时止笑,将连初晓再三望了几眼,却听连初晓续道:“你可以告诉她,待连初晓杀尽余下六人,任她来取初晓性命。”

“原来小师父尚用俗家姓名。”言毕轻轻一叹道:“早先在人一楼一句‘自性成佛’便抛诸戒脑后,今日一观,恐怕佛宗又出一巨孽矣。罢了,今日艅艎还有别事,待得黄道吉日,艅艎自专程来取小师父性命。”说完人影一晃,已在五丈之外。

连初晓见状,话未出口,人便跟了上去。

艅艎察觉她跟上,脚下微错,换了步法,所行更快。不想,奔出三里,只当已将她甩落,便缓了缓步子,哪知方行十丈,立时察觉她又跟了上来,而且比上次更快!暗赞一声:“好个佛门孽子!”当下步法再换。如此,两人一前一后追了半夜,直至天色将明,艅艎在一裸露巨石上停了下来。海风夹杂着腥咸的气息扑面而来,微一晃神,身后便落了个人。不回头也知是谁。

“小师父真是好本事,艅艎连换七种步法,你都能追上来,当真让艅艎有此时杀你的冲动了。”艅艎一回头,就看连初晓脸上血色尽失,泛着淡淡透明的青,颊上尽是被汗珠浸透又干了黏着的乱发,只见她轻轻拨过咬进唇瓣的发丝,轻轻道:“那女子?”

艅艎眉头一皱,一转身迎着海风道:“在那。”

连初晓一眼望去,狭长的海湾里,齐齐整整地排了十余艘大船,在海面红日冉冉升起的霞光里,气势磅礴,让人豪情陡升。连初晓却不及欣赏这些,顺着艅艎的视线望去,就见当中的一艘比其它船还要大上一半的船上,被艅艎称作柏青的青年正当头跃下落在了沙滩上,朝着这边疾奔而来。

“那女子,已经不关我们的事了,我们不会再阻拦你。”艅艎缓缓说到。

连初晓闻言一点头,慢慢朝大船走去。

柏青见连初晓走过来,双锏铮然飞出,弹地而起凌空握住双锏劈天砸向连初晓。

“柏青!”连初晓一抬眼就见眼前晃过一道黑影,正是艅艎。但见他双袖一拂,将柏青的劈天之势打偏三寸,双锏落实在沙滩上,竟然砸出个一线三丈的坑来,端地好魄势!

“艅艎,你再拦着小爷我,小爷我连你一块杀!要不是你奶奶个枫蝶剑,小爷我才不会被这贼尼短了气势。你给我滚开!”柏青端地生气,但对上艅艎蓦然紧缩的眸子,霎时安静了下来。

“任务完成了?”艅艎的声音有些森冷。

柏青似乎有些被他吓到,点了点头。

“那就走。”言毕当先就走。柏青看了看连初晓,一震双锏,轻吼道:“艅艎,杀她的任务交给我,我便听你这一次!”

“待她解决了此间的事,随你怎样。”艅艎冷然出口。柏青一听,眉间一喜,双锏一负:“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艅艎一声冷哼,那里理他。柏青又再望了一眼连初晓,便一个提纵,跃到艅艎身后,提步跟上。

不想,凌空陡地传来一声娇喝:“艅艎休走!”随着音落落下一黑一白两个人影来,正是白薇和乌梅二人!

相关内容推荐:

你是不是傻

编辑你是不是傻点评:

《待人间游倦》人物刻画比较细腻,每个人物都有血有肉,尤其是对小人物的刻画,故事剧情十分精彩,主角性格鲜明,看后让人热血沸腾,十分推荐一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待人间游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