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字婚中完结版完整版 罗依孔氏完本免费试读在线阅读_36小说网

待字婚中

待字婚中 已完结

待字婚中

时间:2020-10-30 23:41:00 分类:言情 来源:落初 作者:阿昧 主角:罗依孔氏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阿昧的原创小说《待字婚中》,主角罗依孔氏,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如果寡母婆婆苛刻变态,是忍让,还是针锋相对?  如果独子老公愚孝耳软,是调教,还是果断和离?  如果拥有一手设计绝活,是荒废,还是大展拳脚?  如果随身携带购物界面,是用来吃喝玩乐,还是成就一番大事业?  ……  所有疑问,静待罗依为你一一解开。

...

精彩章节试读:

罗久安提起周行头,高氏就说不出话来了。当下各行各业,皆分属各行会,而这周行头,便是他们裁缝行的行会首领,手握裁定本行商货物价大权,只要是做裁缝这一行的,都对他惧怕三分。

而这个周行头,早在罗依出阁之前,就看上她了,找媒人上门提亲好几回。但罗久安嫌弃他年纪大把,家中又有正妻,舍不得让罗依去他家做妾,于是便匆匆地挑定了沈家,把尚未及笄的罗依嫁了过去。

这样一来,就算是把周行头给得罪了,时不时地给他们的小裁缝店使个绊子。这些都是小事,关键是,那周行头贼心不死,还一直盯着罗依呢,若是让他知道罗依和离回家,一准儿会派人上门逼亲,到那时,罗依岂不是才出狼窝,又进虎Xue?

高氏想通此种关节,却是更加地悲从中来,搂住罗依泣不成声,直怪自己无能,护不住闺女。

罗久安亦是愧疚不已,仰天长叹:“当初就是看他们沈家人口少,只有一个婆母,才把阿依嫁过来,可谁知竟是害了她了。”

事已至此,还能怎样?高氏只得忍了泪,去劝罗依再忍耐忍耐,至少也得等周行头纳了新妾,对她失了兴致再说。

罗依听明白了,她如果和离回家,就要被人抢去做妾,那比待在沈家还不如;当然,她也可以抵死不从,但周行头身为行会首领,几乎能够决定罗家小裁缝店的生死存亡,若裁缝店保不住,一大家子人吃甚么,喝甚么?爹娘为了她的幸福,敢于不从周行头,那她也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弃他们的生存于不顾。

韩长清在一旁默默听他们说着,却不敢再出声。当初罗久安为了断绝周行头的心思,也曾想过把罗依嫁给他,他自己是欢天喜地极愿意的,只是无奈家中父母怎么都不愿意,这才眼睁睁地看着罗依嫁到了沈家。其实他自己就是个小裁缝,父母作甚么瞧不起罗家?他爹是读书人,是私塾先生不假,可那是他,不是他韩长清……

赵大婶看看罗久安夫妻,再看看韩长清,见他们都是一筹莫展的模样,便上前安慰他们道:“其实要想阿依过得称心如意,也并非没有办法。”

“甚么办法?”罗依等人俱是眼中一亮。

赵大婶道:“让阿依和他们分开住,如何?此法虽说管不了一世,但总能管一时,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想辙,说不准等阿依身子养好,周行头就放过你们家了呢?”

这主意真不错,只是孔氏怎会答应?再说沈家这屋子,比罗家还小,总共就三间房,如何让罗依同他们分开住?

但赵大婶却有主意,道:“我叫他们把西屋收拾出来,让阿依一个人住着,好好调养身子。而我每天都会来看你,若是他们欺负你,你就跟我说。他们若是不听我劝解,我就叫我们家二小子来。”

赵世杰听见这话,笑着冲罗依晃了晃拳头,意即他的拳头很硬,不用担心孔氏和沈思孝不怕。

罗依想了想,目前好像也就这个法子最好了,至少可以让自己清净两天,于是便诚心诚意地向赵大婶道谢。

赵大婶笑着拍了拍衣裳,道:“谢甚么,瞧你现在这瘦模样,谁见了不心疼,也就你婆婆下得去手。你放心,我这就去跟你婆婆说。她而今想着我那一点银子,所以还能卖我些面子。”

孔氏可不就只给赵大婶一点面子?但罗久安和高氏一想到孔氏心心念念的那银子,还得靠罗依一针一线地做衣裳去赚,心里就又难受起来了。高氏甚至对赵大婶道:“赵嫂子,我们阿依要养身子,只怕会误了你的工,不如让我家老罗给你做罢。”

赵大婶摆摆手,道:“这都是小事,且等把阿依的事情解决了再说。”说着,就朝着孔氏去了。

这时,孔氏正搂着沈思孝,离他们远远地站着,眼睛还警惕地直朝韩长清和赵世杰的方向望,生怕他们一时兴起,又要扑上来厮打沈思孝。

赵大婶走上前去,并示意赵世杰别跟过来,免得吓着了孔氏,不好说话。果然,孔氏见只有她一人过来,神情放松了不少,并出声问道:“是不是罗家叫你来跟我们赔不是的?”

纵使赵大婶很了解她的为人,并已有了相应的心理准备,但听到这样不要脸的话,仍是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几句后,方才开口道:“我说孔嫂子,反正你看阿依不顺眼,何不让她一个人住?”说完,又小声地道:“孔嫂子,你听我一句话,现下最要紧的是让阿依把身子养好,圆房甚么的,能缓就缓罢。”

她想着,孔氏一定不会同意的,于是就把银子攥在了手里,准备先付她一半的定金,以此来哄着她。但让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孔氏一听说罗依想要一个人住,竟是高兴得很,还没等她把银子递出去,就一口答应下来,只是担心家里地方太小,若是罗依独占一间房,沈思孝就没地方住了。

赵大婶帮她想了个主意:“不是还有个厅么,就让他住厅里,然后你住东屋,阿依住西屋,正好。”

孔氏皱眉道:“厅里冷,怎好住人?不如让他到我屋里去打地铺。”

赵大婶道:“那些你们自己商议,我不管。”

孔氏高兴起来,明确表示,可以把西屋让给罗依独自居住。

赵大婶目的达成,高高兴兴地去给罗依等人报信去了。沈思孝早在赵大婶提及圆房的时候,就躲到一边去了,此时见她们谈话结束,方才又走回来,问孔氏道:“娘,她跟你说甚么了?”

孔氏带着笑意告诉他,罗依将要独自去西屋住,而他则搬到她房里打地铺。

沈思孝自是百般不愿,叫道:“娘,怎能这样?!”

孔氏还道他是不愿打地铺,忙道:“你放心,娘怎么舍得让你到地下睡,等罗依做好赵大婶的衣裳,娘一拿到工钱就给你去买张新床,就搁在娘那张床的旁边。”

沈思孝还惦记着圆房的事呢,哪肯听这个,皱着眉只是不愿意。孔氏想了想,道:“那你睡娘的床,娘打地铺。”

沈思孝见孔氏怎么都明白不了他的心思,很是烦躁,丢下一句“怎能让娘睡地上”,甩了袖子就走。

孔氏见轻易不发火的儿子上了脾气,慌了,连忙跟了上去,耐心询问。

且不说这边孔氏和沈思孝母子俩闹别扭,那边罗家的几人听说孔氏答应了赵大婶的要求,喜不自禁,高氏搂着罗依直念佛;韩长清也乐得捶了赵世杰好几拳,只是一想到罗依再怎么单独住,也还是沈思孝的妻子,沈家的媳妇,他就又高兴不起来了。

罗依想想自她穿越来后孔氏的作派,很担心她反悔,因此趁着娘家人还在,赶紧求高氏:“娘,你帮我在门上安个锁罢。”

西屋那门上,仅有个木栓子,使个筷头从外头轻轻一拨就开,不然昨夜里孔氏也不会进来得那般容易。所以罗依想要一把坚固的铁锁,这倒不是为了防孔氏,而是为了防沈思孝,因为兽Xing大发的男人对于她来说,也挺可怕的。

高氏本来想对罗依说,她既是要和沈思孝圆房,那将房门安把铁锁,只怕人家会不好想,但一摸她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的身子,就悲从中来,心想闺女都虚弱成这样了,还圆甚么房,不如就把房门锁起,静静地养一养还好些。于是就把原本想说的话咽了回去,改口道:“依你,这就叫你爹找锁匠买锁去。”

哪等罗久安动身,韩长清已是跳将起来,叠声喊着“我去买我去买”,奔出院门去了。

这小子做事太不经思量,还嫌孔氏能寻着的污蔑罗依的借口不够多么?赵大婶连忙拍了赵世杰一下,示意他跟上,去给韩长清做个伴,免得事后孔氏又说韩长清对罗依如何如何,巴巴地一个人跑去买锁。

一时铁锁买来,罗依见了十分满意,又趁机央求罗久安和高氏帮她装好锁、搬完屋子再回去。罗久安和高氏自是一口答应,韩长清和赵大婶母子也都留了下来。

于是高氏扶着罗依,其余几人簇拥着,一起去了厅里。孔氏见了那把大锁,吃了一惊,又听说罗依要将其安在西屋,就更不高兴了。但因韩长清和赵世杰才刚揍过沈思孝,余威尚在,因此她也只敢在心里骂一骂,嘴上半句话也不敢多说,任由着他们帮罗依把锁安在了门背面,轻易拆都拆不下来。

安好锁,罗久安便去跟孔氏商量搬东西腾屋子的事。因是说好了的事,孔氏倒也没为难他们,抬手指了指西屋,就叫他们去把沈思孝的东西都搬到东屋去,只是担心他们偷东西,亲自走去监督,盯着个,瞧那个,忙得一塌糊涂,倒比出力气搬东西的人多流了一身汗。

西屋的东西搬完,孔氏便示意罗依可以住进去了,但罗依却盯着东屋不放,质疑道:“我的嫁妆呢,该让我一并搬过去罢?”昨日她落水后躺在床上时可是听说了,她是有嫁妆的。

相关内容推荐:

悠然自得

编辑悠然自得点评:

再华丽的词藻也说不清这本书给我的感觉,这本书能够强烈引起读者的共鸣,这本书真的是作者用心在写,真的倾注了感情的,不想那些小白文,没有一点内涵,强烈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待字婚中